时至今日,公众对奥数学习的态度依然高度分裂。

要改变它,却是知易行难。